【楚路】【ABO】占有欲

大大好棒!!

老邦迪:

说好的,此篇送给 @无望地 


感谢楚路亲妈日常颓废群的诸位,在你们的鞭策下我产粮频率都提高了。讲真,没有你们的督促和哀嚎估计这一篇我还能拖上个一年半载的。


此处有车!有车!有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家有反映链接打不开的问题,经过我和基友的试验发现,链接在WI-FI环境下能打开但是流量不能【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造啊啊】所以请大家有WI-FI的时候再刷卡上车吧=3=)


       路明非从走进这个房间的一刻起就觉得不对劲。


       不对劲,很不对劲。


       衣柜门是两面镜子,床头半面墙上镶着镜子,另一面墙,噢另一面墙是大幅的磨砂玻璃。走进浴室一看,路明非嘴角抽搐,整个空间都用的黑色瓷砖,唔,低调奢华有内涵,纤尘不染光可鉴人——又是他妈的镜子。


       路明非把房卡拍在芬格尔的大脸上:“你确定你订的是度假酒店不是情趣酒店?”


       芬格尔顶着一张哭唧唧的脸以示清白:“我一个Beta跟你一个Omega出来做任务订个鬼情趣酒店啊。”


       路明非呵呵一声。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问题来了,出任务的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


       楚子航走进来的时候,长年只打直球的Alpha显然对眼前这场对峙摸不清头脑,蹙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这就很尴尬了。


       芬格尔眼珠子一转,凑在路明非耳畔嘀咕:“师弟啊你的发情期快到了吧,这可是大好机会啊,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要争取标记生娃快准狠一发即中!”


       大兄弟你跟我讲有什么用,单性生殖这种黑科技我实在是没有掌握。


       芬格尔熟练地无视了路明非生无可恋的表情,挂着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滚出房间,并且相当体贴地为两个人关上了门。路明非在余光里偷偷看了楚子航一眼,发现楚子航也正好在注视着他,赶紧别开了视线。


       “我,我先去洗澡。”路明非逃也似的躲进了浴室,然后在门后顿足捶胸。


       明明和面瘫男神滚床单这种高难度副本他都刷过了,为什么偏偏和楚子航独处这件事情他就是一直做不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楚子航面前蔫成缺水小白菜成为了路明非的惯常属性。即使已经是学生会主席,他骨子里还是那个一喜欢上什么人就秒怂的小衰仔。楚子航看起来又是那种特别油盐不进的,他就更怂了。


       他尚还在这种状态中努力寻找出路,然而学校又格外喜欢把他们俩凑成一队,号称超A级和S级的王牌组合,AO搭配,干活不累。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路明非恶狠狠地腹诽,什么组合,卡塞尔炮友组吗?


       自从路明非第一次发情期误打误撞跟楚子航滚了床单以后,两个人就一直心照不宣地维持着这种友好互助的奇怪关系。路主席身上长年染着楚会长寒霜傲雪的信息素味道,至于为什么他们迟迟没有完成完全标记,堪称卡塞尔十大未解之谜。


       路明非想,怪我咯?不像其他Omega一样身娇体软易推倒,颜好声甜叫床妙,所以让楚子航如此地坐怀不乱,这怪我咯?


       路明非不是没有耍过小花招,他甚至主动顺从地打开了自己的生殖腔,引诱年青的Alpha占有他,标记他。那一次的结局是,楚子航在他颈后的腺体上狠狠咬了一口,用难以想象的自制力从他的体内退了出来,将子子孙孙都洒在了他的腿间,然后对他说了一句:“以后不要这样了。”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路明非都对自己的性别产生了深刻怀疑。


       楚子航对他永远都是一副“兄弟一生一起走,谁搞标记谁是狗”的端正态度,这让路明非咬牙切齿。去你大爷的兄弟,神他妈兄弟。你见过哪个Omega当兄弟会当到把自己送到Alpha的床上去的?遑论他还是个能一手怼翻Alpha的Omega。一个开挂的,能怼翻龙王的Omega。


       楚子航你个智障。要搞标记狗就狗,谁要和你做朋友!路明非一拳砸在墙上,心里非常,相当,很是,十分地委屈。


       此时此刻的外间,楚子航坐在床上,神情冷若冰霜,看上去仿佛正思考着什么伟大的哲学命题。而事实上,他只是在发呆。


       浴室的水声还在继续。那面磨砂玻璃就跟雾似的,雾里的人影晃动着,晃花了楚子航的眼,晃进了楚子航的心里。


       楚子航想起来,路明非的发情期好像快到了。


 


       路明非冲洗掉身上的泡沫时,敲门声响起了。楚子航冷冷清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明非,你的衣服忘在外面了。”


       “啊师兄你拿进来吧,门没有锁。”


       半晌没有声音。路明非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回过头去:“师兄?”


       一具温热的躯体贴了上来。


       “嗯。”


       第二天早上楚子航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他顶着冷若冰霜的一张脸打开门,门外的芬格尔一手提着早餐,那句“客房服务”的尾音还飘在空气中,脸上的表情在看见楚子航的时候僵了一秒。


       芬格尔是Beta,闻不到房间里两股交缠的信息素是多么的浓郁奔放。但作为一条狗仔,他眼尖地扫了一眼房间里凌乱的衣服,然后退了一步,像是看不见楚子航脖子上的抓痕,挂上一个标准的露八齿笑容:“对不起我走错门了。”


       说着“啪”地一声把门合上,惊恐地马不停蹄滚回自己房间。


       路明非还在熟睡。楚子航放轻了脚步,凝视着他,目光游移到他的小腹上。Omega在发情期的成孕率接近百分之百,那里,大概很快就会孕育出他们的孩子了吧。


       楚子航给路明非掖了掖被子,继续在电脑上打着未写完的结婚申请。


       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早上,他自由地呼吸着这个世界的空气,身边躺着他爱的那个人。楚子航想,这听起来真是一个最好的故事了。


       你是我的。






评论
热度(4329)
©l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