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狐狸尾巴的妙用>(上)

怜悯三秒

西出阳关:

大晚上的摸个鱼再睡觉√


脑补很久的九尾狐叶√⁄(⁄ ⁄•⁄ω⁄•⁄ ⁄)⁄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目录—食用愉快√


————————————————————————


叶修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大抵是成功的。三连冠,挑战赛重回联盟,国家队领队,荣耀教科书……一系列的荣誉展示了他辉煌的竞技生涯。


但是作为一只狐狸,叶修觉得自己失败的一塌糊涂。无论是话本故事还是志怪小说里的狐狸精,那可都是千娇百媚我见犹怜的。


可你特么见过谁家的狐狸精长了一张嘲讽脸?


叶修瘫在飞机座椅上,郁卒地翻起座椅上的杂志,作为一只不会飞的圆毛狐狸。他其实很怕高。


飞机上提供的杂志报纸一般都无聊。中英双文的苏黎世旅游指南,写的无聊到巅峰,一看就是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在执笔凑数。差评。


叶修瞄了两眼,把杂志塞回去,伸手关上灯预备睡一会儿。


黄少天和张佳乐坐在后排,不知道在叽叽喳喳些什么,喻文州回头温和地看了他们一眼,黄少天先闭嘴了,张佳乐的声音也低了一些。


“老叶你睡啦?”过了一会儿张佳乐小声问。


“嗯。”叶修戴着周泽楷给的眼罩,应了一声。


后排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张佳乐和黄少天在找眼罩。他们也要睡一会儿了。


随着张佳乐座位上最后一盏小灯灭掉,整个国家队都陷入了黑暗的梦乡。


——这些荣耀大神们都很懂得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竞技状态。


喻文州的座位在叶修边上,叶修靠窗,他靠走廊。


喻文州在飞机上睡觉经常睡不踏实,只不过这次格外不踏实。因为他是被热醒的……


他从呼吸困难的梦魇中醒过来,一伸手就在自己脖子上摸到了一条毛绒绒的东西,吓了一跳,借着机舱走道里昏暗的一点点灯光,喻文州赶紧把绕在脖子上的东西扯下来一看。


嗯?有点像围巾。


大热天的跑到苏黎世比赛带条真毛的围巾?谁带的啊?


喻文州茫然的一偏头就看到叶修那边还有好多条这样的白围巾,散落着搭在叶修身上,其中一条居然越过座椅扒在前排周泽楷的身上。


看来是叶修前辈的围巾。


40℃高温用如此厚实堪比北极狐尾巴的大围巾?还带这么多条?


喻文州看了看散落一地白围巾,认命地一条条帮叶修拾了起来。


这些围巾其实手感不错,挺长,末端拢成尖尖的,像真的狐狸尾巴一样可爱,喻文州抓起来一条揉揉,温暖舒适,柔软顺滑,冬天佩戴一定很舒服。他摸了又摸,居然有点舍不得还给叶修。


偶尔用用同款的情侣围巾也不错呢^_^


就是不知道质量这么好的围巾哪里有得买。


战术大师喻文州决定等叶修醒了问清购买地址,然后买一打。


最后一条围巾绕在周泽楷那边,喻文州探身稍稍扯了两下,没拉动,应该是被睡着的周泽楷压住了。喻文州只好数了数剩下的围巾,八条。加上周泽楷那边还有一条,九条。


他把八条白围巾摊在自己腿上,准备帮叶修折起来,然后就看见九条围巾的另一端似乎被叶修自己压住了,叶领队睡得很沉,偏着头,带着周泽楷的眼罩,面容恬淡,带着一点点红晕,狐狸耳朵趴在黑色的头发里,只露出一点尖尖来。


可爱。就是眼罩有点碍眼。喻文州伸手摸了一下叶修的狐狸耳朵。


叶修抖抖耳朵,哼唧了两声。


活的?喻文州一下就定住了,彻底清醒过来,真的狐狸耳朵?!


他缓缓伸手,再碰了下叶修的狐狸耳朵,温热的。看来真是活的。喻文州怀里的白围巾摆了摆,几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扬起来,尾尖颤了颤,动作很熟练的裹在了叶修身上。


另外几条也在喻文州怀里不安分的扭动了几下,仿佛嘲笑他的唯物主义世界观。


喻文州笔直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分崩离析。


“文州?”叶修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摸自己耳朵。醒来就看见国家队队长喻文州,在遇到气流有些颠簸的飞机上,笔直的坐着,犹如一尊雕塑。


“啊。”喻文州应了一声,呆呆的把满怀的狐狸尾巴给叶修看:“这是前辈的?”


“是啊。”叶修睡得不甚明白,“飞机上空调冷,借你盖。”


说完他就醒了。这是在飞往苏黎世的飞机上啊!


他和国家队成员一起补觉,喻文州在他旁边座位,然后怀里抱着他的尾巴?!


夭寿了,他现原形了!


叶修的狐狸耳朵一下支楞起来,耳尖的小绒毛都炸了开来,根根直立。他立即扑过去从喻文州怀里抢自己的尾巴,动作之迅速堪比动物世界里狐狸扑鸡仔的速度。


喻文州从僵直状态回过神,死死抱住满怀的狐狸尾巴,顺便无辜的朝叶修眨了眨眼:“不是说飞机上冷,借我盖一盖吗?”


叶修从地上捞起滑下去的毯子,丢在喻文州身上:“你盖这个吧。”


“太薄了。”喻文州笑的纯良,根本不肯松手。


“松手,快松手。”叶修听见前边传来一点动静,估计是空姐要来了,吓得赶快去推喻文州,“你想让我被发现吗?”


喻文州只好迅速摸了两把,恋恋不舍地把尾巴还他。


“小周,小周?”叶修收回八条尾巴,开始伸手轻轻推周泽楷,想在空姐进来前拿回最后一条。


“……小周?”叶修觉得自己真的是快要哭了。


周泽楷前几天还在拍广告为联盟宣传捞金,也许是太累了,此刻睡得很沉,叶修推了他好几下都得不到反应。


空姐已经撩开帘子,正回头不知说着什么。


再有五秒,叶修就要被发现了。喻文州站起来,用力推了一把周泽楷。


还剩三秒,周泽楷从一脸迷茫中被推醒,喻文州顾不得多说什么,揪住周泽楷把他从座位上硬生生拖起来。


没有时间了。空姐发现了异常,侧了侧头朝这边大步走过来。


半梦半醒的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再看看走过来的空姐,突然明白了什么。行动力超强的枪王大大一把掀开自己的空调毯,转身迅速蒙住叶修,遮盖掉了对方的尾巴和耳朵。


喻文州向前移动了一点,挡住空姐的视线。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好像有点恐高。”喻文州不动声色的瞎扯。


“啊?”空姐愣了愣,这机舱里都是荣耀职业选手,也就是国家队的成员,没听说哪个恐高啊?


“不严重,一会就好了。”喻文州小声说,比了个“嘘”的手势,“其他人还没睡醒,我们要在飞机上倒时差。”


空姐听见还有人要休息倒时差,立刻就表示会推走餐车不打扰选手们。于是周泽楷给她一个微笑,空姐晕晕乎乎地被骗走了。


喻文州和周泽楷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扔开睡意,开始扒起叶修的毯子来。叶狐狸探出头来,已经没有了狐狸耳朵,正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两人。


“你俩干啥?”叶修看他们,一脸的正直。


“前辈的耳朵……”周泽楷小声说,怨念地看了一眼旁边睡得昏天黑地的孙翔。


“耳朵怎么了?”叶修摸摸自己的人类耳朵,明知故问。


“狐狸的。”周泽楷继续小声说,怨念地看了一眼叶修边上的喻文州。这个心脏肯定摸到了!


“什么狐狸耳朵啊,小周没睡醒?”叶修懒洋洋地掀掉毯子还给周泽楷,顺便摸了一把周泽楷的头。


“没睡醒,冷。”周泽楷站起来欠身一捞,稳稳的抱住了叶修的一条尾巴。


叶修僵直在原地,缓缓低头,然后看见自己正毫无自觉的拖着九条尾巴,一条在周泽楷怀里,喻文州温和的笑着,正迅速地把剩下的狐狸尾巴往自己怀里揽。


作为一只狐狸,叶修觉得自己失败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究竟是蠢到什么程度,他才会收了耳朵忘了尾巴啊!


“飞机上空调有点低了,毯子太薄前辈就借一下尾巴吧。”喻文州用着商量的口吻,很客气的说道,顺手把最后一条尾巴塞进怀里。


周泽楷抱着孤零零的一条尾巴可怜兮兮地看着叶修,不停地暗示着他和喻文州不公平的现状。


叶修觉得自己当时真是脑子抽了,他居然摸摸周泽楷的头,然后转过去对喻文州说道:“文州你占的也太多了,分一点给小周吧。”


然后他抽出喻文州怀里的三条尾巴,分给了周泽楷。


分完后他就想起来了,这他妈是劳资的尾巴啊!


叶修,狐狸,一生失败到可以被载入史册的地步。


每一只狐狸睡觉的时候都是用大尾巴裹住自己取暖的,尤其是九尾狐,九条长长的蓬松顺滑的尾巴裹起来简直是天堂。


然而叶修这只九尾白狐,在飞机上,华美的尾巴四条分给了周泽楷盖着,五条分给了喻文州盖着和抱着,两个后辈心满意足,而他自己则凄惨的裹着喻文州和周泽楷的毯子睡觉。


“毯子真的很舒服啊。”临下飞机时喻文州伸了个懒腰,一脸的满足,笑得极其温柔。


周泽楷很赞同的点了点头,腼腆的朝叶修看。


“毯子有什么可舒服的?”刚睡醒的孙翔不耐烦的一把掀掉自己身上的毯子,不就是飞机上空姐提供的薄毯子吗?有什么可舒服的? 少见多怪。


周泽楷怜悯的看了他一眼。

评论
热度(1656)
©l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