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你badba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呢

慕瑾:



  -魔性!


  


  -ooc!








  


  “你别说我不罩你,”楚云秀拍拍叶修的肩膀,“看你混得这么没有威严,我也很心疼,教你个妙招,保准让那些小兔崽子们都服服帖帖的。”


  


  “请云秀大神赐教。”叶修双手拱拳。


  


  楚云秀朝他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然后站起身,朝正在泡茶的苏沐橙走过去。


  


  叶修好笑,准备看看这妹子想做什么妖。


  


  只见楚云秀往苏沐橙身上一靠,头在苏沐橙的肩膀蹭蹭,语气故意软下来,近乎是在撒娇,“沐橙,给我也泡一杯呗。”


  


  苏沐橙苦笑,“自己泡,有多难啊?”


  


  楚云秀不依继续蹭苏沐橙:“沐橙badbad,一杯茶都不泡给我!”


  


  苏沐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无语地走去给楚云秀泡茶。


  


  趁着这个空隙,楚云秀赶紧走回来教育叶修,“学到没有?当别人不顺你意的时候,你不能特别欠扁地用长篇大论来说服人家,而应该······”


  


  “特别欠扁地恶心人家?”叶修抢答。


  


  楚云秀一个手刀轻轻地劈在叶修脑袋上:“哪里恶心啦?badbad翻译过来就是坏坏,既比直接用中文说少了几分恶心,又比直接说教多了几分可爱,多有用。”


  


  “哦······”叶修心想我一个大男人要怎么可爱。


  


  楚云秀总结,“用叠字比说教要可爱,英文的叠字又比中文的叠字要杀伤力大,亲测有效哦!”


  


  “你倒是不要找沐橙来测······哎呦!”叶修灵活地躲过楚云秀又一个手刀,而后逃之夭夭。








  


  虽然叶修觉得楚云秀的方法非常不靠谱,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这招真的对那些心高气傲的小年轻有用。


  


  在又一次被唐昊拒绝了叶修的指导后,叶修无可奈何,把这招搬了出来。


  


  “唠唠叨叨够了没,每一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你凭什么要我全部都按你的想法来做?”唐昊将鼠标从叶修手心里挖出来,强忍怒气。


  


  是的,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每一种不同的风格都是在不同的环境下磨砺出来的。


  


  唐昊的风格大概就是狂傲,带着一腔孤勇,无所畏惧地一下克上,将历史斩断,然后自己去缔造新的、属于自己的辉煌。


  


  这样的风格不难看出他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


  


  百花里的对流氓的不重视,导致唐昊在年少时都只能靠自己一路摸索,被忽略的痛苦是他最大的动力,没人指导的难过就是他成长起来的养料。


  


  而后的呼啸,虽然让他成为了队长,可他却不觉得有多大的变化。队员们的畏惧与奉承和在百花里的不重视是同一种性质。


  


  依然是没有人真正将他在乎。


  


  所以当叶修成为了国家队的领队,笑呵呵地过来说要指导他时,他就只想撕碎那张在他看来虚伪个够的笑脸。


  


  既然要指导,那为什么不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来呢?


  


  第不知道多少次将叶修握着的鼠标抢回来后,唐昊恶狠狠地瞪着叶修。


  


  叶修也望着他,眼睛一动不动,眼底却好像酝酿着风雨。


  


  呵呵。唐昊在心里嗤笑,终于忍不住把这虚伪的面具脱下来了吧?


  


  果然,叶修一拍桌子,深吸一口气,说道——


  


  “为什么不让我教你,教科书的指导你以为是谁都可以有的吗······”


  


  唐昊不以为然······


  


  “唐昊你badbad。”


  


  唐昊一激灵,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难以置信地继续瞪着叶修,只见叶修还是一脸严肃模样,就好像刚刚那恶心人的话都不是他说的一样。


  


  可是很神奇的,唐昊看到天边的赤霞发散到屋内,染了一室的红,顺便带着叶修的脸也被映得温暖,不太齐整的发间漏出了星星点点的余光,全撒在心绪不定的唐昊身上。


  


  “你说我什么?”唐昊的唇不知为何有些发抖。


  


  “我说你badbad,就是坏的意思。”叶修解释,脸色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


  


  “哦。”唐昊低下头,脑子突然一片混乱。


  


  叶修再瞧了他一会儿,见他的神情还是格外不情愿,暗自嘟囔了一声楚云秀真是不靠谱,就和唐昊打了声招呼,跑去指导李轩了。


  








  如果不是唐昊第二天一大早就跑来敲开叶修的房门,脸上貌似有些诡异的红晕,别扭地请叶修为他做指导的话,叶修可能永远都不会相信楚云秀的鬼话。


  


  盯着乱糟糟的鸡窝头,胡渣都还留在唇上,可唐昊就是说不出来叶修哪里邋遢。


  


  反而······


  


  反而还觉得叶修在一瞬间露出来的欣慰笑容很动人。


  


  “那你吃完早餐就过来,记住了!”唐昊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难为情,一边准备开溜一边冲叶修喊道。


  


  谁知叶修一把把他拉回来,拍拍他的肩膀,信誓旦旦地说:“放心,哥一定让你成为本场比赛的MVP。”


  


  “切!”唐昊甩开他的手,很不信任的哼了声。


  


  这么长时间来,难得感觉到了,是真正将他在乎。


  


  不是看到他的价值后的阿谀奉承,也不是畏惧他地位的忍气吞声。


  


  是单纯的、希望他更加优秀的那种在乎。


  






  对于新人,叶修从来都是不吝啬教导的。可教导也不是瞎教,如果对方不愿意,那他也不想强求。


  


  所以他原本已经要放弃唐昊了。


  


  谁知用了楚云秀教的那一招后,唐昊就马上回心转意了,真是可喜可贺。


  


  “云秀大神你goodgood的。”叶修很没诚意地在心里感激了她一番。


  








  “叶修又在使什么坏?”张佳乐的神色还惊魂未定,“他刚刚叫我乐乐!乐乐!乐乐是什么玩意?”


  


  王杰希对张佳乐的惊恐非常理解:“我刚刚问他为什么你最近说话方式这么奇怪,他居然说我badbad。bad······bad······”


  


  在座几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没错没错!”黄少天举手,“他刚刚怎么说我来着·······哦,少天,你烦烦······救命,太他妈的······”可爱俩字被强行吞了回去,“恶心了!”


  


  “还有,”方锐同学也举了手,义愤填膺,“他说我丑丑!”


  


  “······”没有什么不对啊。


  


  “问题可能不出在叶修身上。”喻文州冷静分析,虽然他也被叶修的一句州州叫得浑身舒坦,但相比起来,他还是比较希望叶修叫他老公,“在唐昊没有答应让叶修指导他之前,叶修的说话方式还是很正常的,但在那之后,叶修就变成了现在这种······”


  


  有点不好形容。


  


  张新杰想了想,说:“恶心萌?”


  


  “······”真是有道理。


  


  “所以说是唐昊的错吗?”孙翔问,“虽然以前的叶修很气人,但现在的叶修更······”


  


  叶修有些慵懒的嗓音在耳边适时响起。


  


  一边是以前那种不冷不热的称呼孙翔,一边最近让人浑身难受的翔翔。


  


  “更······更······”好像还是叫翔翔好听一点。于是孙翔闭了嘴。


  


  “反正都是唐昊的错!”黄少天总结,“我们去把那俩混蛋抓过来拷问!”








  


  混蛋一号这会儿正自个儿在训练室里整理资料。


  


  他很欣慰,非常欣慰。


  


  搁以前,就算他的道理说得再怎么通透,都会有一些人故意捣捣乱,玩笑性质地给他下下面子。


  


  可现在好了,虽然说出那种恶心的话和称呼自己都会不适,可是效果奇佳,只要一说,那些人就会神奇地红红脸,然后乖乖地按他的要求去训练了。


  


  嗯,他决定以后就这么说话了。


  


  混蛋一号暗下决心的时候,混蛋二号钻了出来,脸被电脑屏幕的蓝光照得阴森森。


  


  “怎么了?”这时候不需要威胁他们去训练,叶修也不会刻意恶心人家,叫声昊昊或者小唐唐什么的。


  


  唐昊盯了他一会儿,接而发难道:“你以后不要这样说话了。”


  


  居然不是只对我一个人特殊,无耻。


  


  叶修疑惑:“为什么啊,效果不是挺好的么?”


  


  唐昊坚决否定:“不行,就是不行!”


  


  叶修嗤笑一声,倒是看出这小年轻又闹什么他不懂的别扭了,于是顺着他竖起来的毛摸摸,“唐昊你别这样,你badbad······唔······!”


  


  被抓住了痒痒肉的时候,叶修的眼睛立刻瞪得贼大:“喂喂,你别闹啊,尊重领队······哈哈哈!放手·······哈哈哈哈好痒······”


  


  唐昊泄愤似的挠叶修痒痒,看着叶修笑得不能自已地地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手扯着他的衣服,整个身子都在发抖的傻样,心情大好。


  


  他哼了一声,放过了叶修:“说我坏,那我就坏给你看。”


  








  叶修的说话方式恢复正常了。


  


  什么你badbad,你goodgood,你烦烦,你丑丑都没有了。


  


  周泽楷有些不乐意。


  


  他明明就很喜欢叶修这么说话,虽然恶心,但好歹可爱。


  


  况且他还没听到叶修叫他一声楷楷呢,太遗憾了。


  


  他走到叶修面前,发泄心里的郁闷:“叶修。”


  


  “嗯?”叶修抬头看他。


  


  “你gaygay。”周泽楷说。


  


   虽然不懂什么是gay,但叶修依旧从善如流,“是呢。”










  


  是呢。














  


  end 


 

评论
热度(213)
  1. 南风知我意_慕瑾 转载了此文字
  2. lost慕瑾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呢
  3. 汪叽家的兔几慕瑾 转载了此文字
©l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