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BO一日游

也是两个妖怪了✨

秋寺:

*不懂算什么叶,随便了。




国家队一伙儿出去玩,搭车是个漫长又痛苦的旅途,叶修才刚熟睡了一小会儿就到了目的地。


叶修不知道就在他小睡的那会儿,他就不小心穿到了一个ABO的世界。


几个人浩浩荡荡地提着行李进了饭店,队长喻文州在入住登记后领了几把钥匙,所有人退到了大厅不会挡路的地方等待钥匙分发。


叶修想着喻文州分发钥匙速度一定很快,当初也早说好分配了,这样一来就能先进房休息一会儿了,结果喻文州抽出了一名单,说道:“为了以防万一,我要重新确定一次你们是A还是B还是O。”


叶修稍微茫然了一下,确认是A还是B还是O?血型?为什么要确认这种事情?


不过叶修看了看其他人的神情,每个人都表现得理所当然也没觉出有什么不对,叶修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还顺道给了自己一个解释。


说不定是怕出什么重大意外,需要及时输血抢救,如果同血型的人就住在同一间房,要是半夜发生什么意外便能直接当血包用了吧?


嗯,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话说回来,那这样住在这间旅馆是不是有点太惊悚了?


叶修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听到其他人报出的血型跟自己曾经的认知上有了那么点微妙的不同。


这时候喻文州问到他了:“叶修,你……咦,这里怎么会没有填到你的资料?嗯……算了,你应该是A吧?”


叶修心想,通常这种资料也不会需要填到血型吧,然后摇头:“不,我不是A。”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讶地咦了好大一声。


叶修就纳闷了,血型不是A有很奇怪吗?


喻文州瞪大了眼,问道:“嗯……所以,难道你是B吗?”


叶修又摇头:“不是啊。”


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气。


喻文州有点收不住表情,僵硬道:“不,叶修,这不好笑,你不可能是O吧?”


叶修看着喻文州的反应更疑惑了:“嗯,我本来就不是O。”


喻文州松了口气,不过还没完全放下心来,叶修又说了:“不过我也没开玩笑,我不是A不是B也不是O,我是AB啊!”


叶修一宣布完自己的血型,整个场面瞬间呈现了一股诡异的宁静,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呃……AB很奇怪吗?”叶修不懂为什么,看到这样的场面连他自己都有些尴尬,好像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可是,他真的是AB啊?


喻文州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笔,重新摆好姿势。


张佳乐发话了:“开什么玩笑啊老叶,你怎么可能会是AB?这很奇怪啊!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不,不是,可是我记得你也是AB啊?怎么我是AB就不行了?”叶修奇怪道。


张佳乐倒吸了一口气:“谁跟你像妖怪一样是AB啊?我是货真价实的A!”


这笃定的语气,叶修有些茫然了,难道是他记错了?张佳乐其实是A不是AB?


叶修想了一想,转头:“那,我记得少天你也是AB吧?你亲口跟我说的,我那时候还在想难得遇到同样身为AB的多不容易啊!”


黄少天瞪大眼不可置信地后退了一步,道:“老叶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怎么可能跟你说我是AB?我一直都是A啊!我是A!”


叶修更疑惑了,他一次记错了两个人的血型?


所以叶修问了:“不然你们再说一次你们都是什么?”


所有人纷纷答了起来,问了一轮,不是A就是B。


叶修超级茫然,在他印象中:“嗯?方锐、老王、新杰和文州……你说你们是A……可是你们,你们不是O吗?”


被点到名以外的其他人纷纷倒抽了一口气,往后退了好几步远离了这个圈。


黄少天捂着嘴道:“不、不会吧,队长你是O?天、天啊,有点不敢置信,不过这样一来也就说得通了,那个手速……啊,还是不说了。还有老王,老王你也是,难怪有魔术师之称,这是因为手速极不稳定所造成的现象吧?那老张生理作息极端严格也是因为要调理自己不受控制的生理状况吧?天啊,我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不应该嘲笑你的生理时钟,你是一个伟大的O,为了打比赛居然对自己那么残忍!然后老方,老方啊,你那性格,其实就是为了要隐瞒你是O的事实吧,这么多年来,真是委屈你了。”


喻文州有点忍无可忍:“少天,你脑补太快了,我很肯定我是A。”喻文州又很肯定地强调了一次:“我是A。”


“不。”这时候叶修发话了:“你是O。”很肯定地说道:“你是O。我还记得国际联赛前我们一起去做身体检查了,那时候我明明听到你自己说自己是O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伪装成A。”


喻文州嘴角抽了一抽:“前辈,你别乱说话,我根本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不,可是是真的。”叶修的表情太过笃定,除了在赛场上,所有人很少在普通场合下看到叶修这种表情,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所有人都信了,就连喻文州自己都差点对自己产生了那么一点不确定。


差一点。


喻文州沉默了一瞬:“不过你说你自己是AB我想是不会有人相信的,除非你能拿出证明。”


证明?怎么证明?


喔喔,证明,叶修脑袋一抽,灵光一闪:“诶对!身份证!身份证上肯定有写!”


这可是万能的身份证啊!证明自己是叶修的身份证啊!没有什么事是身份证办不到的!


其他人纷纷恍然大悟,点头如捣蒜:“对对,身份证!快把身份证拿出来!身份证上就有写嘛!天啊,我们怎么这么蠢,看身份证不就得了?”


叶修往兜里掏了掏,接着才想道,嗯?身分证……身份证会写血型吗?好像没有吧?


叶修皱起眉头问:“等一下,身份证……好像不会标这个吧?”


“不,肯定会写。”王杰希严肃道,然后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亮相:“你看,这里。我是A。”


“喔……”叶修端详了一会儿,觉得好奇怪啊,怎么好像跟他印象中的身份证长得不太一样了,而且血型怎么会是写在性别栏旁边?怎么不额外分出一个血型栏呢?


叶修拿出了自己的皮夹,从里头拿出了身份证,亮相:“你们看吧,我是AB……嗯……A……B?嗯……还是O?”


“呃……”叶修眯着眼翻来覆去地看,怎么样也没办法从那糊成一片的字迹看出到底是什么字:“看不懂。”


众人传阅叶修的身份证研究了好大一会儿,放弃了。


他们占据大厅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喻文州当机立断:“叶修跟是B的人一起住吧。”


叶修又茫然了一会儿,按照道理:“不是应该跟O一起吗?”


O是万能血啊!


喻文州诡异地看了叶修一会儿:“我们没有O。”


“喔……那其实我跟A一起也没关系啊?”


“万一你是O怎么办?”喻文州说。


“呃……所以说,我是O的话就好办了,如果有什么意外,我就可以给他了?”叶修不确定道。


众人又震惊地倒吸了一口气。


好吧。


叶修放弃了:“B就B吧,我跟B一起。”


喻文州分配完钥匙,过来敲了叶修的门。


喻文州道:“前辈,我带你去做个检查,不然这样太危险了。”


“喔。”反正叶修已经放弃了,检查就检查吧。


两人到了医院,被医生告知需要时间做基因排列,明天结果才会出来。


叶修已经放弃思考为什么测个血型需要做基因排列了。


晚上叶修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去医院看了报告,结果发现自己其实不是A不是B不是O也不是AB,他其实是ABO,名符其实的变种妖怪,吓都吓醒了。


早上叶修敲了喻文州的门:“文州。”


喻文州才刚醒,揉了揉毛燥的头发:“怎么了,这么早?”


“嗯?你不是说今天要跟我一起去看检查吗?”叶修说。


喻文州茫然了一会儿:“没有啊,什么检查?”


“呃……就是ABO的检查?”叶修说:“你们昨天不是一直不相信我是AB吗?”


“呃……我们为什么会讨论到血型?”喻文州不明白。


“你说分配房间需要的。”叶修奇怪地看向喻文州:“不是怕发生意外需要同血型输血吗?”


喻文州又用那诡异的眼神看了叶修好一会儿,接着按了按叶修的肩膀,语重心长:“前辈,你一定是这阵子太累了,回去再多睡一会儿吧,这个旅馆很安全的。”


叶修搔了搔头,离开了喻文州的房间,越想越奇怪,站在走廊上,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嗯?没有血型了,怎么回事?


叶修茫然地打给了自己的弟弟。


“喂?”


“喔,弟弟啊。”


叶秋听出了声音,语气不满:“搞什么?这么一大早打来干什么?”


“问你个事儿。”


“什么?”


“我到底是A还是B还是O还是AB?”


“……”


“呃……还是其实我是ABO?”


叶秋气得吼了:“你有病啊…………………….没有这种血型啦!!!”


“喔,所以我和你都是AB吧?”


“废话!!!!!!”


很好。


就算是妖怪,也是两个妖怪了。


叶修安心地挂上了电话。




FIN

评论
热度(612)
  1. 腿短不是病-腿粗要人命安静 转载了此文字
  2. 节操和下限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l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