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生贺】非典型厚黑学

叶神,欢迎回来!

悠悠堇:


  • 预警:全篇几乎没出现的老叶+很长很长的自我理解产物[含大量私货]+极不明显的箭头+一系列关于第十一赛季的胡诌






  • 如果有人能够从头到尾地看完,我就会很感动了。


  • 字数统计:13119字





        原本以为要到周日才能写完,没想到今天就写完了,提前发上来,后几天很忙,如果还有空能写东西,就在5.29再发一篇。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一赛季的第一场常规赛,直播方选择了充满话题性的嘉世战队和兴欣战队的比赛进行转播,虽然传统来说,在两支新晋战队中应该选择通过砸钱成为正式战队的那一队和上届冠军队进行首轮对决,但是上一届的冠军队兴欣本身也是开创挑战赛晋级队伍在常规赛第一轮中对阵上一赛季冠军队先河的战队,于是于情于理,联盟都进行了首轮由兴欣对战嘉世的安排。


        作为在挑战赛中把嘉世送出第十赛季的战队,兴欣和嘉世之间理应是水红不相容,这种矛盾尤其容易发生在粉丝之间,萧山体育馆在比赛当天设置了比平常比赛多三倍的保安,生怕粉丝之间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可是粉丝真正入场的时候,反而并没有发生馆方预计的冲突,气氛说实话有点不上不下,不尴不尬。


        要说为什么的话,主要还是因为两支战队的粉丝之间,不少都分外眼熟。简而言之,就是兴欣战队和嘉世战队的粉丝间有较大的流动性。


        原本可能是作为叶修死忠粉而支持嘉世的人在叶修退役后复出成为兴欣队长之后果断地转粉兴欣,而苏沐橙的一大票粉丝也都从嘉世粉转为了兴欣粉。


        还有原本看着嘉世大概已经无缘正式比赛而转为昔日老队长所在战队支持者的原嘉世粉,在嘉世卷土重来之后果断又返回了嘉世的后援会。


        如此一来二去,两家粉丝还有不少是熟人,于是在开赛之前看上去还客客气气,或者说略为尴尬,也没有发生什么恶性事件,算是难得安静的候场。


        等到比赛真正开始,两队选手纷纷上场亮相的时候,两队粉丝也开始了较量,比较谁比谁嚎得大声,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脖子上都能看到血管突起的痕迹。


        其实说实话,大部分人都觉得虽然兴欣战队去年的一骑绝尘是因为叶修坐镇,今年的声势可能会弱下许多,但是没有人觉得兴欣会输给嘉世,甚至应该会以大比分获胜,赢得相当洒脱。


        因为嘉世战队的选手几乎全部都是嘉世训练营的新生代,从未经历过正式残酷的厮杀,顶多是在挑战赛中摸爬滚打,论经验论技巧,都比不上兴欣战队。


        “兴欣只要保持他们惯有的随性作风,应该就能轻易取胜。”李艺博如此预测道。


        “也就是说,今晚的比赛,兴欣其实完全可以摆出冠军队的姿态,以一种从容的方式取得胜利是吗?”


        “理论上是的。”


        潘林隐隐有些激动,上个赛季开始他就是个隐性兴欣饭,对于兴欣战队,他心里还是有些偏爱的,虽然没到狂粉的程度。想到上个赛季历尽磨难的兴欣在这个赛季刚开始就遇上了一个可以衬托出他们高水准的战队,潘林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没有了叶修的兴欣到底会展现出怎样的战斗方式。


        然而比赛过程却让人大跌眼镜。兴欣丝毫没有展现出任何气定神闲的冠军队风采,反而比上赛季还要……说得好听点大概叫不走寻常路,说得难听点大概就是小鸡肚肠偷鸡摸狗,用尽一切刁钻的伎俩,将猥琐进行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团队赛,无论是战术上还是战略上,都渗透着一股子熟悉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猥琐劲儿。


        “呃……”最终的比分定格在十比零,兴欣得出了一个适合冠军队的完胜,但是潘林实在不知道这场胜利应该怎么赞美,因为真的要说的话,就好像是兴欣在这边虚晃一下,又在那边突击一会儿,可能忽然撤退,过一会儿又猛地转移,在人耐心快被用完之际,他们就不知不觉地赢了。潘林琢磨了一会儿,最后哈哈地掩饰尴尬,“兴欣果然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战队啊。”


        “的确如此,即使已经过了一个赛季也依然看不清兴欣这支战队的套路啊。”李艺博也跟着感慨。


        话虽这么说,但是李艺博和潘林心里的疑惑都是一样的,那就是面对如今实力大幅下降的嘉世,如此过度的小心谨慎到底有没有必要?


        说实话,兴欣虽然完胜,但是赢得并不漂亮,并不精彩,甚至不体面。


        转播方都感觉到了不爽,他们转播这场比赛其实内心希望看到的是冠军队对昔日王朝的吊打,虽然听上去不道义,但是除却嘉世粉丝,大部分人都愿意看到这一幕来爽一下。


        甚至就连嘉世的粉丝看完现场都在犯嘀咕,心里想的大多都是:有必要吗?——更别提心里憋屈的兴欣粉丝了。


        谁都喜欢看磅礴大气的压倒性胜利,这样才爽气才痛快,尤其是敌方纸面实力只是一个全是新人的新战队而已的时候,不少人都预测兴欣会以一种睥睨天下的态势取得胜利来鼓舞本赛季的士气。


        可是没有。所以所有人都对兴欣的这种行为摸不着头脑。


        这当然也包括了一直观看完全程后等待在外的记者们,他们迫切地想把话筒戳到苏沐橙、方锐等人的面前,好好采访一下这两位全明星对今天的表现到底有何解释。而在采访胜利队之前,还有关于战败队的采访,可是现在记者对年轻的嘉世成员们都没有任何采访欲望,态度敷衍,乃至不耐烦。年轻人们感觉受了委屈,肖鸥偷看了一眼仍然挺直着脊背的邱非,白净清秀的脸上一片淡然,刚在心里感叹他定力过人,就瞅见他放在膝盖上的攥得死紧的拳头。


        随后在一片不甚在意的目光下,嘉世成员和老板夏仲天鞠躬离开,甚至没有人目送他们的背影,反而一个个探着头等待兴欣的到来。


 


 


        兴欣对嘉世的比赛算是结束得最晚的一场,主要原因还是兴欣打得太拖,以至于兴欣才刚进行记者会,其他战队都快回到酒店或宿舍了,而关于兴欣和嘉世对决的大概,比较关注或者多事的选手也了解了个全面,纷纷在选手群中进行了自己的推测。


 


 


        黄少天:为什么我在兴欣的整体策略中感受到了魏老大的气息?难道魏老大现在转型成为兴欣的幕后BOSS了?


 


        张佳乐:我看不像。虽然有些地方是猥琐之至但不少地方也有极其险恶的高招啊。


 


        魏琛:喂喂喂你们是当老夫不存在吗!怎么,我就不能想出高招是吧!


 


        黄少天:哟魏老大,难得见你啊,平时你都在网游里混得风生水起压根儿看不到你。


 


        楚云秀:我说你们的战术中心是换成方锐了吗,整体气场都透露着猥琐啊。


 


        肖时钦:我倒觉得可能会变成包荣兴。


 


        张佳乐:那得是问天借了多少个胆才敢用这种没有战术的战术中心啊!


 


        包荣兴:有人在叫我吗!手下败将们晚上好!


 


        楚云秀:这熟悉的感觉……你学什么不好,偏偏跟着那货学这个。


        ……


 


        原本还挺正经的交流在包荣兴出现后演变成了又一场人口星座普查,而兴欣的记者会也在召开。上场的分别是队长苏沐橙副队长方锐还有老板陈果。


        黑压压的话筒用力往前戳着,而不断被提及的一个问题就是,兴欣今天到底为何用了一种极为谨慎小心——其实真正想用的说辞是小家子气和猥琐——的策略来对抗如今与往昔大相径庭的嘉世。


        会场的气氛一时间杂乱无章,苏沐橙礼貌地微笑着然后对着桌上的麦克风说道:“请大家安静一下,我会对大家的疑问做出回复。”


        苏沐橙都这么说了,原本还七嘴八舌的记者纷纷安静了下来,苏沐橙见状又微笑了一下,朝记者群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口道:“其实,所谓的解释,就是根本没有什么好解释。”


        方锐在旁边哈哈笑着鼓掌。


        陈果瞬间觉得这种语气和态度充满了熟悉的即视感。


        “为什么这样作战?”苏沐橙自问,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笑了出来,“没有为什么啊,兴欣从以前开始不都是这样赢过来的吗?”


        记者面面相觑。


        纵观兴欣上赛季的比赛,的确找不出任何一场可以称之为有纪念意义的大捷之战。


        输是有理有据地输了,赢则是不知不觉地赢了。


        但唯一一场让人震撼的胜利,上个赛季的最后一场团队赛,创造了绝对前无古人,基本上也后无来者的惊天逆转。


        这似乎给太多人造成了一种对兴欣的曲解,以至于他们忘了兴欣之前是怎么赢的,反而把兴欣当成了一个常规的豪门冠军队。可是兴欣,从来都是一个非常规的奇怪队伍。


        “但是面对现在的嘉世,根本不需要进行这样无意义的谨慎吧!”有记者还是不太认同苏沐橙的话。


        听了这话的苏沐橙难得收敛了柔和的表情,严肃且锐利地看着那个记者,一字一句地说道:“没有任何战队应该被轻视,更不会有无意义这种说法。”


        记者大多都是头一次见到苏沐橙如此锋芒毕露的模样,不由有些傻了。


        而陈果则觉得心酸又欣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苏沐橙已经从那个被叶修保护着的、那个和叶修完美配合的辅助角色完全蜕变成了一个呼应全队顾全大局的战队队长。


        而她那种对待任何对手都从容不迫的定力以及真心诚意的尊敬,都和叶修别无二致。


 


        最后,苏沐橙说道:“兴欣今天的表现,就只是和以前一样而已,所以以后也会如此。”


 


        一句话,让另一边原本还闹腾的职业选手们陷入了沉思。


        那种猥琐中透露着险峻的感觉之所以会那么熟悉,是因为那其中是叶修收敛但掩不住锋芒的棱角。


        而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叶修身上看似矛盾的特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兴欣的每一个人。


        他们谁都不是叶修,但是却多多少少、隐隐约约地透露出叶修的影子。


        邱非一个人在休息室里看完了兴欣的记者会,他让其他人先回去了。看完后他抬头看了会儿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拿起外套关上休息室的门,打算从后门走回嘉世宿舍。


        正巧看到了正靠着门在打电话的苏沐橙,她的声音很轻,放得很低,但语气间都是柔软的笑意:“……嗯嗯……”


        她听起来像是在低声应和电话里的人,然后笑嘻嘻地:“我只要你过得很好就放心啦。”


        邱非的心脏这一下跳得很凶猛,他瞬时间猜出了电话那端的人是谁,于是接下来那一下一下的跳动就咚咚咚地更为响亮而不安分。


        苏沐橙这时候也看到了他,他是苏沐橙过去几年在嘉世难得愿意给好脸色的人,她朝他笑了一下,没拿手机的手指了指手机,问他要不要接电话。


        邱非抿了抿嘴唇,摇了摇头。


        苏沐橙没有惊讶,也没有追问,朝他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讲电话。


        九月的天气一点都不冷,但邱非还是裹紧了外套,快步走出了萧山体育馆。


        迎着夜色中的清冷月光,邱非的长睫毛在下眼圈打下阴影。刚才只要接起电话就可以听到叶修的声音,那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多奢侈的事,也是非常渴望的事。


        但是他现在不能。


        他还不及格。


        以前即使在嘉世最低谷的时候、连季后赛都没有挤进去的时候、叶修面临全盘质疑的时候,嘉世也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不重视过,这全都是因为叶修曾经为嘉世添上的每一份荣光。


        他也希望自己能用新的荣光,使新的嘉世容光焕发,等到某一天,不带丝毫卑微地站在叶修面前谴责他:“前辈,你不是答应要等我场上见吗,怎么能不守信?”


        在那之前,他不能接受随随便便就站在叶修面前的自己。


 


 


 


        走回上林苑的路上,谁都没有谈今天的比赛。


        乔一帆和安文逸一向安静地走在偏后方,包荣兴和方锐牛头不对马嘴地聊得开心,魏琛虽然不作为选手,但作为“教练”还是坐在选手席里,不过这个教练的名号被方锐嘲笑了无数次。


        罗辑被迫和包荣兴勾肩搭背,眼神死寂。


        三个姑娘走在中间,莫凡走在最后面。


        刚才的比赛,是第一场没有叶修的比赛,说不上太好,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那个某人就在地图上的某个山丘之后、在某个塔楼之顶,在某一个地方注视着他们。


        他们早就习惯了叶修的一切,以至于他们或多或少地吸收了叶修身上的某些特质,渐渐地也有了和叶修相似的意识,或者思维路径。并不是把自己变成了叶修,而是遇到很多情况的时候,忍不住会想一想,如果是叶修的话会怎么做。


        当一种习惯成自然的时候,那个习惯就会成为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和细胞一起融进血液。


        兴欣还可以走得很远,因为那看似由草根和弱瓦奠定的基础,是由叶修一点一点堆积的,因为有了那一层看似薄弱实则坚实的楼基,所以他们才能不断地往上堆砌。


 


 


 


        ***


        ***


 


 


 


        新赛季,基本上每个战队都有新生代,而兴欣则是唯一走了俩人还暂时没添替补的。


        霸图也有一个小新人,一般在团队赛中充当第六人,头几场比赛都表现得扎实稳定,偶尔还有亮眼之处,着实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是霸图的粉丝一开始却没那么喜欢他,主要是因为职业原因。


        众所周知,霸图后援团上至公会会长下至普通粉丝都最烦一个职业,那就是战斗法师。


        看到就犯恶心,想打一顿,要是手里有板砖就恨不得直接往战法脑袋上拍,这种历史遗留仇恨基本上是无法消除的了,然而那个霸图新人偏偏就是一个战斗法师。要知道霸图战队祖祖辈辈人才辈出但就是没有一个人用过战斗法师的帐号,所以这让霸图的粉丝一下子有点难以接受,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新人表现确实不错,而且叶修也已经退役并早就不再用战法号,新人也渐渐被粉丝接受了。


        可要是这新人私底下的喜好被霸图粉丝知道了,那一定会被喷得体无完肤,因为他第一次被霸图经理带到霸图正式选手们的训练室的时候,开口自我介绍道:“前辈们好,很荣幸能加入霸图,霸图是我最喜欢的战队,顺便,我最喜欢的选手是叶修。”


        这话让原本在喝水的张佳乐直接糊了显示屏一脸,然后一脸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新人,连张新杰都难得皱起了眉头,更别提其他选手,而新人依旧笑得一脸天真无畏,朝气蓬勃。


        韩文清倒是最平静的一个人,稍许点了点头,说:“不管最喜欢谁,只要把比赛赢下就行。”


        新人笑出一口健康闪亮的白牙:“队长请放心,我很敬业的。”


        然后他就被经理拉到一边苦口婆心地教导以后千万别在媒体面前说自己喜欢叶修,不然霸图粉丝还不得把他喷死。


        新人想了想,也没想明白其中逻辑,干脆不想了,从善如流地点头以示自己的敬业。


        只是此后,新人都特别喜欢跟辈分老一点的张佳乐和韩文清询问一点叶修的事,韩文清总是板着脸不回答他,他就学乖地选择一直拉张佳乐闲扯。


        张佳乐偶尔讲一点琐碎的小事给他听,他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一副欣喜至极的样子。


        他经常问张佳乐叶修私底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张佳乐每到这个时候都不怎么说话。


        然后某一天,暮秋的尾巴都快溜走,光秃秃的行道树上再没有最后一片树叶,张佳乐和新人刚从超市回来,各拎一个环保袋和一杯饮料,新人嘟囔着如果再早一年成为职业选手就能和叶修打上交道说不定还能交换个手机号,张佳乐忽然噗哧笑了:“那个傻逼从来不用手机的。”


        新人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然后哇了一下:“叶修前辈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张佳乐嗤笑:“什么不是一般人啊,他只是没钱。”因为最开始大部分钱都借给一些不会还钱的人了。


        后来也干脆因为懒就再也没有买手机的念头。


        新人咬着星冰乐的吸管,像是在思考:“可是我还是觉得叶修前辈非常特别。”


        张佳乐的心头抚过一丝捉摸不到的异样情绪,但很快消失了,他挑了挑眉毛:“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叶修吧?”


        新人想了想,有点羞涩地笑了,衬得那张年轻好看的脸更为动人:“很难说,以前只是作为一个喜欢的选手来喜欢,第一次看到他的脸,就觉得更喜欢了。”


        “不要这么重口味吧。”张佳乐咂舌。


        “怎么了?”新人撅起嘴,“叶修前辈长得又不难看。”


        张佳乐张了张嘴,发现无法反驳这个事实。


        “前辈你讨厌叶修前辈吗?”新人偏着脑袋问道。


        张佳乐沉默几秒后答非所问:“他是个贱人啊。”


        一个难忘的贱人。


        新人笑出声:“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前辈说出这种话,看来叶修前辈对前辈来说也是很特别的吧。”


        因为那句话里听不出任何厌恶或侮辱的情绪,反而还有点委屈。就好像有一个一见面就吵架的朋友,某一天想要再找他吵架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搬家了。


 


 


        霸图这个赛季的凶猛超乎人们的想象,当群众普遍认为他们经历了第九赛季开头的强势、第十赛季开头的疲软之后,在第十一赛季的开头还会逐步颓败一会儿。然而没有,霸图在第十一赛季开头就带着一骑绝尘的气势,不断创下大比分胜利,就算跟轮回蓝雨微草这些豪门队的比赛,就算有失败,也没有任何一场的比分低于四比六。


        任谁都明白,霸图这一次是真的破釜沉舟了,如果这一次再不行,可能就真的再也不行了。


        并不是霸图不会再有下一个冠军,而是目前仍在役的唯一一位第一赛季出道选手韩文清,还有第二赛季出道选手张佳乐,他们可能真的等不了再一年了。霸图就算往后在拿到冠军,也不会再是他们的冠军了。


        每一场比赛,他们都在燃烧着自己的职业生涯,就算只是炮火,也要炸得比烟火还热烈绚烂。


        然后霸图终于和兴欣在本赛季第一次对上了,霸图依旧一往无前,如果撞到南墙,那就把墙撞破。


        而兴欣和这样的霸图对上后就显得非常LOW,因为他们的战术风格始终那么不上不下,他们的全场表现感觉上始终和豪门二字并不匹配。


        他们的积分也始终徘徊在第八第九位列,和那些始终交缠在前几位的豪门战队比起来,他们好像只是平凡的中上游战队中的一员。


        比赛开始前,霸图选手坐在备战室里,结果包荣兴和方锐像上赛季一样又来串门了,当然还是一如既往地胡说八道,结果就是被请出去了。


        张佳乐在他们走后特地去看了眼空调控制板上的温度,还是最宜人的25摄氏度。张新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张佳乐似乎是自嘲似地笑笑,他还记得去年叶修来这边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把空调调低到18度的事,“我就说,除了叶修还真没人能干出这么没节操的事。”


        到了九点,选手准时上台亮相,韩文清和苏沐橙作为队长礼仪性地握了握手,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等到比赛正式开始,无论是观众还是解说都能发现今天的韩文清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强硬,仿佛他的烈焰红拳上满载着真正的怒火,强烈地愤怒着。


        “那个……李指导。”潘林戴着耳麦,有点不确信地提出自己的意见,“我怎么觉得,韩文清好像很生气呢?”


        “呃……”霸图出身的李艺博沉思一会儿,也觉得今天的韩文清看上去情绪过剩,在往常就有的刚强里又添了一份像是在泄愤的怒火,“可能是今天心情不好?”


        但是分析选手的精神状态明显不是解说的责任,他们带着疑惑再次开始对场上形势进行了解说。


        “在个人赛中兴欣输掉了擂台赛,但拿下了两场个人赛,而现在的团队赛,看上去似乎是霸图占据了绝大的优势啊。”潘林道。


        “没错。”李艺博应和,“据目前的形势来看,继续保持下去,霸图似乎是稳赢这场比赛的节奏啊。”


        “等等!破局了!包荣兴选手的板砖破局了!谁都没有想到包荣兴选手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抛出板砖,霸图的攻势被打断了!”


        潘林激动地唾沫星子都快喷到麦上,他揪住李艺博问道,“李指导,请问你觉得包荣兴选手在此时使用板砖究竟是巧合还是战术?”


        李艺博冷汗都要流下来了,问什么不好,偏偏要让他揣测那个包荣兴的想法,包荣兴的想法是一般人能轻易揣测的吗?但回顾了一下刚才的情景,李艺博带着百分之八十的信心说道:“应该是经过判断和铺垫后的策略吧。”


        然而打脸来得飞快,在战后的记者会上,包荣兴面对来自记者的提问笑得阳光灿烂:“那个板砖?冷却完了,然后就扔了。”


        团队赛的结果还是霸图赢了,但是并非轻易胜利,兴欣后半段奋起直追的反击,差点要了他们的命,不过还好前半段的差距拉得实在太大,没办法完全抹消。


        霸图的记者会在兴欣之后,结束后韩文清却讶异地看到了等在选手通道里的苏沐橙,她微微一笑,说:“韩队,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其他选手倒比韩文清还要惊异,韩文清皱了眉,点点头。


        僻静的场馆后方,苏沐橙问道:“韩队,你是不是特别不理解叶修退役的事?”


        韩文清神色一凛,没有回答。


        是的。他太不理解了。如果说第一次的退役是被迫,是没有办法的事,那么第二次呢?在去年的决赛上散发着神一般的光彩的那个人,为什么要如此轻易地离开。为什么要像第一次一样,如此重要的事要由他人宣布,本人却避而不见。


        就算他后来成为了世界邀请赛的领队,带领中国队成为了世界冠军,韩文清还是觉得无法理解,更无法原谅。


        明明还有余力,却选择了退役,这样的事,让他怎么能够原谅。


        苏沐橙见他不回答,也没有强求,只是说:“其实我也不太理解他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他没有和我说,我也不去问。”


        苏沐橙轻声说:“但我相信他的决定。”


        冷风吹了一阵,使人清醒。


        “不要因为叶修的决定影响你的状态。”苏沐橙最后说,“这肯定不是叶修愿意看到的。”


        韩文清冲她点了点头,然后一个人站着了会儿,才往回走。


        想想也觉得好笑,他怎么就忘了,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他都一直搞不懂叶修那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一路走来,他和叶修从来不是靠相互理解来打交道的,他们正是因为不能理解而交锋,却在交锋中产生了互相理解的错觉。


        然而叶修和韩文清终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韩文清永远无法完全理解叶修的选择,也必然会和他走向截然相反的道路。


        走到门口,韩文清看到了正在等待他的队友,非常难得地小幅度笑了一下,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张佳乐按捺不住好奇地凑过去问:“苏沐橙到底和你讲什么悄悄话了?”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说了些我之前忘记的事。”


        “……”张佳乐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哥们儿咱能说人话吗?”你这么说谁听得懂啊。


        韩文清没再解释,只是在心里想,要是下次在哪里再见到叶修那混蛋,他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可是如果真见到了,他可能会忍不住亲他一下。


 


 


 


        ***


        ***


 


 


 


        去年的决赛,对于轮回来说无疑是大起而大落。当所有人都断定他们将胜利将建立第二个王朝,当轮回的粉丝已经做出欢呼加冕的态势,当兴欣的粉丝已经脑补过头不忍再看叶修被三人狂殴至死的画面将视线移开,


        ——震惊轰动整个职业圈的那一幕发生了。


        败北来得那么快速,前一秒因稳胜而沸腾起来的血液甚至都来不及凝固,无论是选手还是粉丝,还有后台关注着的轮回老板以及所有媒体,都完全被震撼了。


        伟大降临的时候,往往都是寂静的。


        然后便是巨大的喧嚣和狂乱,每个人都在议论,每个人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


        太不可置信,太像一场梦了,对兴欣来说是美梦,对轮回来说是噩梦。


        这也就不难以解释,为什么兴欣在轮回主场接受的白眼会比在霸图还要更多了。


        H市和S市的距离很近,兴欣坐当天早上的动车到达了轮回,在酒店休息了一会儿后便到了要去比赛场馆的时间,先是在后台通道见到了周泽楷,由苏沐橙为首,主动跟他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朝他们笑了一下,他比去年还要帅了,气质更迷人,还换了发型。


        在比赛开始前,选手间的关系基本上都显得相当融洽,相敬如宾的礼貌,这在前三个赛季基本上不可能发生,因为那个时候的职业选手基本上都是在网游里就认识的,恩怨情仇相当复杂,尤其是第二和第四个字多得难以数清,而叶修更是包揽了所有人怨仇中的大多数,所以不管是场上场下永远是众矢之的。


        而后来的大部分选手往往来自俱乐部的精心培养,还未出道之前基本上和其他战队的选手没有交流,所以关系也就生疏而礼貌起来。


        不过这不会影响场上激烈的厮杀。


        轮回这赛季更强了,可见他们在夏休期绝对没有松懈过自己,大概就是所谓的那种“比你强比你还努力”的战队。


        苏沐橙还记得在世邀赛期间周泽楷看着叶修时的眼神,那是一种充满攻击性的眼神,除此之外还有隐藏在其下的侵略性,然而表面看来,周泽楷却还是温良柔驯,像是一根刺都没有的玫瑰花。


        比赛开始,比赛结束。


        兴欣惨败。


        轮回果然是强得不讲道理,这个年轻的战队正以势不可挡的张力,创造着即将流传的新传说。        


        赛后的记者会上,兴欣当然面对了非常尖锐而不友好的质疑,当然,这种质疑从本赛季开始就从未消停过,只是在这场比赛后彻底爆发出来了而已。作为去年战胜轮回的冠军队,今年的第一场交战就被打得那么惨,一直以来没被放到台面上说的话终于有媒体提了出来:“作为去年的冠军队,兴欣战队今年的状态却非常不好,请问这是因为叶修的离开对战队的打击实在太大所导致的吗?”言下之意,兴欣才是真正意义上所谓的一人战队吧。


        苏沐橙依旧带着微笑,即使面对如此尖锐的问题,依然不卑不亢:“叶修对于兴欣来说的确十分重要,因为没有他,就不会有兴欣。”


        “但是兴欣并没有改变。只是少了一个队长,少了一个选手,其他的,没有变化。”苏沐橙用一种娓娓道来的变化,“去年的这个时候,兴欣的状态也和现在差不多吧。”她自己笑道,“不过,我们季后赛还会再见。”


 


        苏沐橙看着底下鸦雀无声的记者群:“请问还有谁有问题吗?”


 


        没有人再说话,苏沐橙起身优雅而骄傲地离开。


 


 


 


        第二个星期是和蓝雨的比赛,又是一场和豪门间的恶战,而包荣兴在飞机上念叨的只有叉烧包,惹得其他人也像词语接龙似地蹦出一个个广式点心的名字。


        于是刚下飞机到酒店放了行李,一群人就去去年叶修带着去的茶餐厅胡吃海塞了一顿,这家餐厅性价比很高,据叶修说还是以前黄少天带他来过,结果那次还真遇上了戴着大口罩鸭舌帽的黄少天,还硬要跟他们拼桌,把他们从大堂拖到包房,完全不顾忌第二天还要比赛的敌队关系,坐在叶修旁边话多得要死,临走还帮忙结了帐,暧昧地冲叶修眨眨眼,说是这顿算他请娘家人的。


        然后给他送行的就是分别来自魏琛、叶修和方锐的三个“滚”字。


        由此可见,黄少天跟兴欣的大部分人还算混得比较熟的。


        “喂!晚上好啊!”于是第二天刚到赛场,黄少天就直奔他们过来,还比较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不过视线一直东张西望,朝兴欣人堆里瞧了好一会儿,才败兴而归,小声地嘟囔道,“靠,居然真的不在。”


        苏沐橙笑:“还想在这里找叶修呢?”


        黄少天撇嘴:“谁想找他了,我只是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这次倒是走了个干脆。”


        包荣兴不乐意了:“不要脸你说谁?”


        黄少天冲他翻了好大一个白眼:“这么老的圈套你觉得有人会上吗?”


        “什么圈套?”包荣兴疑惑。


        “……”黄少天每次都在高估或者低估包荣兴之间无法找到准确区间,于是他果断转换了话题,挤眉弄眼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用君莫笑来上场打比赛啊?”


        职业选手们暗地里一致都认为君莫笑这张帐号卡最后会被交给包荣兴,这的确是一个有理有据的推断,像叶修也在以前跟魏琛交流过如果包荣兴使用君莫笑的时候会是什么情况。


        而陈果还有苏沐橙也在夏休期和包荣兴提到过这件事,想让他在平时训练的时候也熟悉熟悉君莫笑这张帐号卡,而包荣兴的回答和现在对黄少天的回答完全一样:“那是老大的东西,就只能是老大的东西。我怎么可以用老大的东西?”


        黄少天愣了一下:“那你不用谁用?”


        包荣兴的眼神难得透露了凶性:“谁都不准用。谁用揍谁。”


        黄少天再看了眼兴欣的其他人,却发现他们好像都接受了这种说法,有点不可置信:“喂,你们难道忘了这帐号卡花了多少心血和材料了?”


        “当然记得。”苏沐橙笑,“但是就算不在赛场上被使用,也不会被忘记。”


        包荣兴看上去神经大条,且脑回路异于常人,但他却非常认真而严肃地相信着一些别人可能很难相信的原则。


        比如,老大是永远不会输的。


        就像去年决赛的时候,他的那句“老大,看你的了”,并不是最后无力的嘱托,而是真的相信叶修能力挽狂澜,能成为冠军。而叶修的“交给我吧”,也从来没让他失望。所以这是他一生信仰的老大,是他的原则所在。


        即使,不知道为什么,老大再也没回来。


 


 


        至于比赛,兴欣还是输了,三比七,也不算太难看。只是人们再次深刻地意识到了,兴欣身上存在的、而别的冠军豪门所没有的问题——那就是,兴欣有时候使用的战术真的挺下流的。


        任何战队从根本上都不太喜欢被冠以猥琐、卑鄙的称号,即使那只是对他们的战斗方式的形容,而作为一个曾经的冠军队,兴欣却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本赛季兴欣并非没有亮眼的表现,只是大部分时候,兴欣给人的印象总是不正不经的。


        原本是方锐那猥琐的气功师、莫凡习惯性的拾荒本能,和包荣兴不走寻常路莫名其妙的打法给人以这种感觉,后来人们发现在战斗方式上特别正气凛然的唐柔居然有时候也会使用让人觉得阴损的招数,这实在有点不利于战队形象。


        可是这对于兴欣来说却是根本不在意的事,因为他们从来不是为了所谓的形象在比赛,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


        只是要胜利而已。


        当实力并非顶尖,正面肛难以获胜的时候,靠不被常人理解的战术有什么不可以?


        “记住,首先是要确保胜利,其他东西根本不用讨论。”


        以前叶修轻描淡写地说过的话,小年轻们可是一个都没忘。


        臭不要脸又怎么了,你们一个个地还不敢臭不要脸呢。


 


 


        过了几个星期就到了冬季转会期,不少中下游战队将目标放在了兴欣去年刚入联盟的几个年轻人里,众所周知,兴欣选手的报酬还真不高,至少目前为止,资金还不算充裕,给选手的工资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涨了不少,但跟那些战队给出的价钱比起来还是低了不少。


        连安文逸也收到了两三份邮件。


        最被看好的唐柔则三天两头就收到电话,谁都在跟她说价钱好商量只要她能来自己家,后来她被烦得干脆关了机,魏琛还怂恿她把个签改成“老娘不差钱”。


        之所以会对这些年轻选手下手,主要原因还是大部分人都不看好本赛季的兴欣,觉得没有了叶修的兴欣已经对他们没有了吸引力,那么金钱的吸引力可能就会大于兴欣。


        可是没有一个人离开,就连曾经理智冷静地和叶修分析过如果将来有战队开出更好的条件那就会转会的安文逸也没有。


        魏琛嘲道:“你们这些孩子就是被叶修那货影响得太深了。”


        叶修这个人看上去可以为了胜利不择手段,但是在某些方面却偏执而天真得可怕。


        就像后来在嘉世的那些年,他也许只要转到任何一个其他中上游战队就可以起死回生,但是他还是留在了嘉世,把他理应最好最盛大的那几年,全部都耗尽了。


        这样不知道是执着还是愚蠢的坚持却像是真理一般承袭给了兴欣的每一个人。


        不是和这些人在一起就不行,一定要和这些人一起再次拿到冠军,证明给那个不知道在什么遥远地方的人看,他精心栽培的战队,不会就这样垮掉。


 


 


 


        ***


        ***


 


 


 


        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周末是所有荣耀爱好者的盛宴。


        今天也很成功地举办了,但是比起前两年,似乎是少了点乐趣。


        人们不由想起那年第一次有职业选手输给业余观众的友谊赛,那年惊艳全场的龙抬头,还有那年被七位新人指名道姓地挑战然后不顾所谓大神尊严用尽一切办法逃避的叶修,那年不要牧师的全明星团队赛,那年短暂回归的魔术师,那年在观众们忙着捡下巴的时候从容走上场打单人赛的张新杰。


        那些不按牌理出牌的精彩瞬间使得今年的全明星周末显得有点太乖太平静了。


        第一天的行程结束后,苏沐橙和陈果唐柔稍许乔装了一下,在楼下的咖啡厅吃点东西聊天,正好听到隔壁桌的男孩子和他母亲的谈话。


        “我将来也想成为职业选手。”男孩嘴角沾着奶油,还未变声的嗓音非常清亮,他捏着叉子,对对面的母亲说道。


        “嗯,那你要努力哦。”


        母亲帮他擦掉了嘴角的奶油,看来是一个带着孩子来看全明星的家长。


        “只有努力是不行的。”男孩摇头晃脑,有点装腔作势的可爱,“最重要的是要得到荣耀之神的眷顾。”


        母亲笑出来:“努力不是最重要的吗?”


        “不是啊。”男孩叹气,“这个圈子可是比你强的人都比你还努力的地方。”


        男孩顿了顿,眼神发亮:“这是叶修说过的话哦!”


        母亲愣了一下:“叶修?”她仔细想了想,发现今天出场的选手里好像没有这个人。


        “嗯。”男孩用力点了点头,“我的偶像哦。”


        “是吗?”母亲笑了,“他帅吗?”她是指技术层面上的,因为男孩经常看到一些酷炫的操作后旁若无人地大喊一声帅爆了。


        男孩迟疑了一下,然后悲壮地点了一下头:“帅吧。”


        陈果忍不住笑出来:“我说那货真是没救了,连自己的小粉丝都很难承认他帅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眼眶还是发热地酸胀。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会有人因为憧憬你而想要成为职业选手,这真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第二天与观众的交流结束后,参加过世邀赛的选手秉持着短暂的战友友谊,聚在一起打牌。


        楚云秀忽然问苏沐橙:“我说叶修那货到底去哪里了?”


        “我也不知道啊。”苏沐橙洗着牌,“大概去干自己喜欢的事了吧。”


        “还有什么事比荣耀更让他喜欢?”楚云秀不以为然。


        苏沐橙笑了笑:“最喜欢之后应该还会有次喜欢的吧。”


        “别谈那家伙了。”孙翔不爽,“发牌发牌。”


        话虽这么说,但是自从苏沐橙和楚云秀刚开始谈论叶修的时候孙翔就竖起了耳朵,他忍不住想知道多一些关于叶修的事,因为他已经没有别的途径能够了解更多的叶修了。


        他记得世邀赛的时候,自己一度闹别扭,队友都以为自己非常讨厌叶修。其实不是这样的,他只是害怕叶修会非常讨厌自己。


        然后叶修就来到了他的面前,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化解了他的尴尬和迷茫:“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但是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


        在叶修眼里孙翔还那么年轻,身上有自己不具备的鲜活和锋利,说出来别人可能不会相信,但是叶修真的从来没有讨厌过孙翔,即使他以前拥有的很多东西都被孙翔拿走了。


        而孙翔,面对叶修坦率直白的话语只能红着脸磕磕绊绊地嘟囔:“我……我又不喜欢你。”


        “我知道。”他记得那个时候的叶修是笑着的。


        然后他就非常生气地转身走了。


        是叶修太可恶了,那种时候为什么要笑呢,这不就显得无论他说什么,无论他怎么想,这些对叶修来说都是无关轻重的,都是无所谓的吗。


        可是直到叶修在机场背对着他们所有人挥了挥手,偏瘦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后他才猛然发现他的任何想法都已经来不及告诉叶修了。


        因为那个背影没有人能够追上。


 


 


 


 


 


 


 


 


        全明星最后一天,主持人在正式分队开始前,所有选手都留在场上的时候,略为神秘地微笑了一下:“今天,我们还请来了一位神秘嘉宾,相信大家都一定会非常惊喜,现在就让我们有请神秘嘉宾!”


        场上的人纷纷看向主持人手指向的方向,心里的第一反应都是,神秘嘉宾有什么神秘的,还不都是套路。


        可是这个神秘嘉宾在三分钟后还没有上场这件事就比较神秘了。


        在四处投来的明显不信任的目光中,主持人的额头流下冷汗:“那啥……神秘嘉宾大概睡着了,我们再请一次。有请神秘嘉宾!”


        后台依然没有动静,主持人的后背都起汗了,然后耳麦里传来了编导的声音,主持人结结巴巴地把话转述给观众:“那什么……虽然很难以置信,但是我们的神秘嘉宾……他,迟到了……”


 


        话刚说完,有人直接推开了观众席最后一排关闭着的大门,满不在乎地走进来,从最中间的过道一级一级的台阶走下去,嘴里说着“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不管是观众还是场下场上的选手都石化了。


        “你你你打我一下!”陈果揪住魏琛。


        魏琛的视线只放在那个人身上,呆呆地回复:“还是你打我一下吧……哎呦喂你还真打!”


        等到那人走到台上了,皱了皱眉,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们愣着干嘛?”


        黄少天第一个冲上去作势掐住他的脖子:


        “靠!你回来干嘛!”


        “你猜猜看?”


 


        叶修露出了一个他们最熟悉的笑。


 


 


        - end -


        [一直说有敏感词不让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敏感词] 

评论
热度(9193)
©l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