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不会让这篇文消失的〜

茶懒:

我不会告诉你,即使原lo删lo了,转发也不会消失的√呵呵呵呵呵


楚路:



六一限定,逾期就删(




注意事项:




没有梗没有前因后果没有任何假设性条件,只有大河姑娘的图图图,其实我最擅长的应该是看图写作没跑了……(




警告:OOC!!OOC!!OOC!!看之前请自动消除自己脑内的楚子航和路明非!!不是玩笑!!




顺带一提,我觉得楚路是我最不敢想象H的CP,一部分有楚路吧的楚路文中H的功劳,一部分有着楚子航禁欲感的功劳,不过最多的可能还是,我比,较,纯,良(。




 




 




 




——这一开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被楚子航用着不小的力道吸允着舌头的路明非昏昏沉沉地想着。








他早已没有了自我的意识,脑袋让对方的右手以不小的力道给固定了,左手被楚子航的手紧紧压着变成了十指相扣的缠绕,眼睛因为对方落下了的过长额发的拂过而不自觉地眯着,唯一能吐出制止话语的唇舌被不知节制的索取着,粘膜一次又一次的搅合相贴,以微妙的角度摩擦着,从偶尔的缝隙中流出了无色稀薄的津液。








“唔……我……”








想要说些什么的路明非再一次被压了回去,原本有着微弱反抗的下半身也被对方从胯骨那里给死死压住了。这过重的力道反而有些惊醒了他。路明非费力地睁大眼睛,入眼只有楚子航死死盯着他的、内里仿佛要燃烧起来而变得异常炙热的黄金瞳孔。








见被自己压制着的人双眼无神望过来,楚子航不但没有停下动作,更是用舌尖去舔舐了他的上颚处。那地方感觉起来特别痒,还被软韧的舌头异常深入的从硬腭滑到了软腭,使得唾液止都止不住。路明非为了躲开这感觉微开了嘴,换来的是楚子航简直要把他吞下去一般的凶狠力道的吸允。








他有些受不了地挺起了身体,然后感受到压在胯部的力道一松,下一秒就被楚子航拧身插进了双腿中间。而在自己终于快要感到因为得不到氧气就要窒息的时候,对方终于直起了身体。








“楚子航……我说你……”








路明非像被抛上岸的濒死的鱼那样张大嘴呼吸着,却也止不住舌头的发麻。他用右手拭去了嘴角流淌不止的唾液,然后用尽力气狠狠一拳砸到了半俯着身的楚子航的肩头上。后者对他那缓慢的速度不闪不避,用一种可以说是让路明非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他。








“你……想干吗……”








“用学术的说法,是性交;用书上的说法,是做爱。”楚子航的语调也很慢,一字一句像是要钉在路明非的心上,“用现在比较适合的词语,是我要上你。”








“……楚子航你脑子被驴踢了?”








对方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异常利索地褪去了自己的衬衫,露出精瘦而肌理分明的上半身。白衬衫从他手上滑落后掉在了路明非的脸上,遮去了大半的视线。他刚想伸手去拿掉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拉起来剪住手腕后拧在了一块儿,然后……








——我去楚子航你个疯子拉我裤链干什么!?








手被紧紧地箍住而挣脱不得,路明非只能眼睁睁的感觉着对方的手滑进了敞开的牛仔裤里,然后拉低了他的内裤。这个时候他还跑偏的回想了下今天穿得貌似是101忠犬图案的内裤……








他好像听到楚子航发出了微不可闻的低笑声,于是涨红了脸开始挣扎下半身。只是他忘了之前自己的内裤早已被扯开,动着动着那东西就露了出来……








路明非猛然僵住了。








然而让他从僵住晋级为化石的,是一只微凉的、手指和掌心处都有厚茧的手握住了他的下体的举动造成的。








身体受到的冲击远没有想象出来的大,由于眼睛被遮住的关系路明非看不见楚子航脸上的表情,乱成浆糊的脑子也没法想出身前这人做出这番举动的原因……那只手还动了起来,以一种男人都懂的频率不急不缓的摩擦着,那二两肉舒爽得立马微翘起了头。








路明非从来没有想过楚子航会帮他撸管……或者说,他从来没有想过楚子航会撸管。这个念头一旦从脑海里钻出来就没法停住,他不由自主地想象着学院有名的杀胚抿着嘴敛着眼一脸禁欲的在自慰的模样……瞬间就觉得自己更加硬了。








楚子航的手突兀地停住了,这引来了路明非不自觉地哼哼声。他一边在心里唾弃着败给欲望的自己,一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以便纾解。但是楚子航没给他这个机会,手指又加快速度地动了起来……很难形容这是什么感觉,但想到握住他下面的人是楚子航,路明非就觉得自己好像要……涨爆了。








他也曾对着某些杂志打过飞机,也曾意淫着自己和谁谁谁做这种事,但没有什么比现在这个人更让他觉得胆战心惊却又刺激无比……对方可是楚子航!那个杀胚楚子航!








他觉得自己要发疯了,但是那个灵巧活动着自己手指玩弄着他的人显然更疯。








楚子航的指尖慢慢往上滑,然后摩挲着头部和小孔处。粗糙的茧子反复在那里捋动着,刺激得路明非连眼角都沁出了眼泪。他好似缺氧一般地张大了嘴,吐出的却是不连贯而时轻时重的呻吟。








“你要射了。”楚子航用一种仿佛在做实验似的语气突然淡淡出声,同时他松开了手,使得身底下的人毫无阻碍地射了出来。








路明非满身都是汗,他大口大口喘着气,失焦的视线被衬衫遮得一片朦胧,动了动手想要帮自己擦下汗时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松了手。他一把扯下衬衫怒视眼前的不知道发什么疯的楚子航:“我去楚——”








剩下的话被卡在喉咙里吞吐不出,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挂在楚子航唇边的两三滴白浊,再看看自己已经软掉的小兄弟,觉得整个人都说不出话了。








他该怎么说?师兄你站位太不对了活该?师兄其实我平时没这么远的射程?








当然,这也有楚子航那张脸配着半眯着的黄金瞳看着他的效果加成……太妖孽了,如果在高天原那段时间他能摆出这个造型面对那帮富婆的话,NO.1绝对就不是恺撒了,他也不会走什么清冷贵公子的路线了……








在他还没有想好是该跑路还是该装死时,楚子航整个人靠了过来。他抱住了路明非,散发着热意的上半身紧紧贴住了路明非,让他有种无路可逃的窒息感。








“该我了。”








他说。












END.




 






评论
热度(34)
  1. lost廿言廿 转载了此文字
    不会让这篇文消失的〜
  2. 廿言廿楚路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不会告诉你,即使原lo删lo了,转发也不会消失的√呵呵呵呵呵
©lost | Powered by LOFTER